重庆世纪融金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介绍
联系方式

联系人:华先生
电话:023-6531158
邮箱:service@foods6.com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小贷公司转制面临困惑

编辑:重庆世纪融金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5/04/24  字号:
摘要:小贷公司转制面临困惑
小额贷款公司转制村镇银行是今年温州金改的议题之一,也因小贷公司发展已至十字路口而备受关注。目前,我省小贷公司的官方定位是“正规金融组织形式”,这个称谓距离“金融机构”还有不少距离。转成银行后,小贷公司可以突破业务类型单一的缺陷,从事银行金融机构特许的业务。然而现实却是,小贷公司转村镇银行并不容易,小贷公司对转制村镇银行的态度也不尽相同。
 
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这项政策一度给遭遇资金瓶颈的小贷公司带来希望。时至今日,在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这条路上,有人观望,有人坚守。只有一点没变:仍旧没有一家小贷公司成功改制为村镇银行。
 
转制的观望:由于小微企业社会融资缺口较大,需求量远大于供给,小贷公司的日子不算难过,没有理由转向一个不确定的领域——
 
让出控股权?
“老板”不愿成“员工”
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难在哪里?除了要满足合规经营满3年等硬性指标外,还需让出控股权。
 
按照《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村镇银行最大或惟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并且,最大银行业金融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不得低于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20%,单一非银行金融机构或单一非金融机构企业法人及其关联方持股比例不得超过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10%。
 
对此,鲁商小额贷款公司(下称“鲁商小贷”)市场运营主管王琪鹭表示:“我们的股东多是本地民营企业家,借着投资小贷公司踏足金融行业后,多感觉很风光。转成村镇银行,让他们以后听别人的,他们肯定不干。”王琪鹭说,“和其他小贷公司交流发现,多数小贷公司也对此不甚热衷。”
 
据了解,鲁商小贷开业之初也曾以转型村镇银行为目标,因为当时“只有这条路可走”。但时至今日,随着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加,鲁商小贷态度上逐渐转向观望。“之前监管部门逢发文必提的村镇银行,现在提及频率已非常低。”王琪鹭说。
 
济南高新区一位小贷公司负责人也表示:“目前政策还不明朗,转成村镇银行后,公司成本会大幅上升。比如新聘员工学历门槛得提高,对应的待遇、福利开支都得跟上去,更不用说银行网点建设、维护费用了。”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省内多数小贷公司日子过的还不错,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转制的动力。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比银行高,借款期限短,成本比银行低。记者从省内多家小贷公司了解到,由于小微企业社会融资缺口较大,需求量远大于供给,小贷公司的日子不算难过,没有理由转向一个不确定的领域。
 
王琪鹭认为,从四川、内蒙古等地的经验看,相比村镇银行,小贷公司更有希望成为综合性金融机构。“成为综合性金融机构后,小贷公司可以和担保、信托等机构更深度合作,融资渠道也会进一步放开。”她说,虽然政策上还没有放开,但从去年下发的文件看,相关政策已在探索。
 
转制的坚守:农村地区的小微贷和农贷额度小、成本高,业务操作又麻烦。这不是商业银行最感兴趣的市场,他们未必愿意进入——
吸储不给力?
小微、三农客户是关键
淄博汇通小额贷款公司(下称“汇通小贷”) 是省内为数不多的拟转制小贷公司。对于目前小贷行业的现状,汇通小贷董事长刘吉民总感觉“有劲使不出”:杠杆率低,无法吸收存款,公司资金存量太少。
 
“转成银行就大不一样了,不仅能突破政策对小贷公司的限制,还可以履行银行功能、提供更多产品,在金融市场上如鱼得水。”刘吉民说,”转银行是汇通小贷的既定目标,我们已着手将人、财、物往农贷、微贷方面倾斜,同时按照已有的村镇银行规范,进行人员培训。”
 
目前,全国6000多家小贷公司,尚无转制村镇银行的先例。相关政策需等待央行、银监会批复。不过,由于具体实施细则是各省市自行制定,各地政策标准往往出入较大,直接导致各地小贷行业发展不均衡。
 
刘吉民希望山东能成为最早一批开放政策的地区,以弥补和小贷行业发达省份的差距。在他眼里,政策放开是大势所趋。汇通小贷已经为此做了长期准备,一旦政策开闸,就能“在正规金融平台上大显身手”。
 
关于改制的方式,刘吉民称自己已有研究:“孟加拉国、德国等国家的社区银行,都有成熟的模式,市场经济跑不出大的原则和框架。不谦虚地说,改制村镇银行的路径,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对于村镇银行需要商业银行控股,刘吉民有些不以为意:“农村地区的小微贷和农贷额度小、成本高,业务操作又麻烦。这不是商业银行最感兴趣的市场,他们未必愿意进入。即便政策上要求商行参与,估计也只能停留在形式上。”
 
事实上,早在2008年,不少商业银行已开始试水村镇银行。但几年下来,村镇银行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不少村镇银行资金存量甚至不如小贷公司。这让不少准备转制村镇银行的小贷公司望而却步。
 
至于如何在存款市场上争得一席之地,刘吉民坦言不担心:“市场问题得靠市场竞争解决,这考验的正是小贷公司的业务能力。在如何和小微、三农客户‘打成一片’方面,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和信心面对任何竞争对手。”
上一条: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 下一条:甘肃农村小额信贷保险业务快速发展